组装电脑配置清单及价格_台式电脑主机配置推荐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电脑组装 > 正文

电脑组装

电脑键盘错乱,电脑键盘错乱怎么修复

admin2022-08-05电脑组装4

1962年8月的一天电脑键盘错乱,晕头转向的王永民坐火车到了北京。这个农村娃考上了炙手可热的中国科技大学,当时南阳没有火车,他只能坐汽车先到许昌。那天到许昌时已经是下午4点,火车是第二天早晨7点出发,中间有15个小时。王永民也从没到过许昌,哪儿都不敢去,在火车站摊了张报纸席地而睡。这之前他甚至没见过火车,没见过城市、楼房,对远方有梦想又紧张不安,不知北京啥样。王永民瞪着一双农民的眼睛,懵懵懂懂、眼花缭乱地到了北京。

王永民住在中科大宿舍楼7号楼421房间,找到中科大不容易,好不容易找到了,找到具体房间更不容易,房间都是极相似的。王永民慌慌张张端着茶水瓶子去开水房打开水,回来以后坐到自己桌边,突然发现自己的行李不见了,什么都没了,不禁大惊失色,仿佛做梦一样。这怎么可能呢?在家乡绝对不可能,这城市怎么这样?他大惑不解,不知道为什么。他掐自己,感觉自己的确存在,但房间又让他生疑,生幻,房间根本无法证实他的存在,因为他的东西没了,东西是他存在的证明,但房间否定了他。他又不敢乱动,怕出去了连这房也找不回来。直到有人来,告诉他这是8号楼不是7号楼,他才如梦方醒,原来自己走错了房间。

这件事让王永民刻骨铭心。这种经验与智力无关,生活在乡村的人,往往是有“初心”的人,而还有什么比初心更保有一种对事物的敏感甚至是过度敏感呢?但敏感又是许多事物的源泉,在这个意义上初心是一种难得的天赋。当然,也是痛苦的天赋,有人始终走不出这种痛苦。

许多年后,历经世事沧桑,王永民回到生活的原点—南阳。经历了“文革”离乱,一事无成后,几乎宿命地回到原点,回到了初心。当然,此时已不是原来的初心,而是经历了20年的初心,初心虽伤痕累累,但依然单纯。

王永民当年在北京中国科技大学学的是无线电激光专业,在四川工作多年一直与科技多少有些关系。后来回到老家南阳,感觉自己这辈子算回家了。在老家南阳他在地区科委工作,负责一些具体项目,就是一个小公务员,看起来一生也不过如此了。与上大学时的雄心相比,判若两人。有时虽然还回忆一下当年的老师,如华罗庚、严济慈、钱学森、马大猷,但已如消失的梦一样。

时值1978年,日本人发明的汉字照相排版“植字机”很流行,南阳也引进了一台,但这台机器有个不小的毛病,汉字输入时不能校对,一出错就得重新照相制版,非常麻烦。怎么可能不出错呢?不断地出错,于是地区川光仪器厂花九万元做出了“幻灯式”键盘来解决这个问题。负责这个项目的王永民觉得这个“幻灯式”键盘有点可笑,便问川光仪器厂的总工程师:谁能记住24个幻灯片每个胶片上究竟放的是哪273个字,你的姓在24个幻灯片中的哪个胶片上?虽然是平静地发问,但也正因为如此,总工更感到一种仿佛居高临下的压力。总工被激怒了,将王永民列为川光仪器厂不受欢迎的人,甚至下了逐客令。

键盘这事很具体,以王永民中科大的背景对此同样有点居高临下味道,在王永民看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。王永民要解决键盘问题,可问题事实上并不在键盘,而在首先要找到一种好的输入方案才行。

王永民的想法得到科委支持,因为好像也不是什么重大的科研项目,所以只批给3000块钱。王永民跑到上海、苏州、杭州的科委情报所,翻阅国内外相关资料,当时能够看到的输入法有王安99键的三角编码法,而大键盘则是各种各样,有单字的大键盘,也有主辅键的大键盘—一个键上有九个字,这边有九个辅键用来选字,这个方案当时比较流行,中国科技情报所用的就是这种主辅键方案。王安的方案是拼音,但音读不准,且不认识的汉字怎么办?

王永民由浅入深,发现一方面这根本不是一个小问题,往大处说这涉及汉字革命,另一方面他直觉地认为自己在这方面能有所作为,仿佛命定一般这问题属于他。王永民找到了《英华大辞典》的主编郑易里先生,讲了自己的想法,两人相谈甚欢,涉及了拆字、编码、输入,仿佛谈论着某种武功秘籍。这次晤谈王永民收获甚大,使自己过去的科学背景融入浩瀚古老的汉字领域,同时又始终有着科学的目光,科学的思考,这非常难得。这位中科大的高才生直到此时才感到了属于自己的科学的曙光。是的,这曙光不是每人都能有的,或者说能碰上的,因为某种意义上它来自每个人自身。他甚至把郑教授请到南阳,让郑教授住进了南阳最好的宾馆。

展开全文

郑易里教授的汉字编码是94个键方案,有一张字根图,王永民就地取材,雇了十几个小姑娘,把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的11000个汉字全部抄到11000张卡片上,根据字根图编码。编完卡片一检查,竟有800对重码,而且,该方案还要分上下档键,等于188键。这非常失败,根本无法操作,但这次失败并非没有意义,就像常说的失败是成功之母,王永民彻底了解了汉字,并且知道方向是对的:一切的关键是压缩键位。王永民告别郑教授,开始了自己的旅程。

经过日夜的艰苦努力,沿着确定的方向,138键、90键、75键、62键……1980年7月15日,王永民把键位压缩到了62个,重码只有26对!至此,王永民已接近成功。1980年在湖北武汉召开了一个汉字编码会议,王永民在会上公布了62键方案,引起会场轰动,被评为国内最好的4个方案之一。

编码做好了,王永民开始着手集成电路。画电路图,电路机壳设计,这些是王永民的强项,多年没一试身手了。1981年王永民的键盘设计好了,并且通过了鉴定。但将要投入使用时,发现键盘缺少编辑功能键。设计功能键,这完全是另一种思路,颇伤脑筋,即使设计出了还得匹配对接得上,焦头烂额的王永民一天幡然醒悟:为什么要自己做功能键,如果能用原装键盘上的功能键该有多好?以前,只想着怎样把标准键盘上的功能键搬到汉字键盘上来,现在为什么不能把汉字搬到标准键盘上去呢?

这是个重大思路!又是一道属于王永民自身的曙光。

电脑键盘错乱,电脑键盘错乱怎么修复

有些曙光,你不走那么远是看不到的。

王永民站在了前无古人的地平线上,那时身后也无来者。标准键盘中间有48个键可用。62键和48键也不过就是一步之遥,王永民想:如果能把62键变成48键,那么,就可用电脑标准键盘了,就用不着费尽心力设计什么新的键盘了。键盘的路走到头了,而许多人还在路上,因此也只有王永民这时候能够幡然醒悟:放弃设计键盘思路,就在原键盘上做文章。

试问,如果不是到了62键,只差一步之遥,王永民能做此想吗?

62键方案变48键方案首先要解决重码问题。王永民找来0号描图纸,横向排150个字根,纵向排150个字根,第一位的编码字全都填在第一张纸上,第二位的编码字填到第二张纸上,第三位的编码字填到第三张纸上,然后把三张纸摞在一起,放在玻璃板上,下面用六个日光灯照射……这样所有的GB字谁和谁重码,谁和谁不重码,谁和谁相容,谁和谁不相容,谁和谁相关,谁和谁离散,全都看得一清二楚。原来改动一个字根,要把一万来张卡片全翻一遍,而使用这种方法,很快就能知道:哪些字根能放在一个键上。

实现了48键,王永民又做成了40键。

电脑键盘错乱,电脑键盘错乱怎么修复

接着又向终极的26键冲刺……

1983年8月28日,王永民发明的《二十六键五笔字型汉字编码方案》创造了计算机汉字输入技术的奇迹。9月27日,《光明日报》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一重大发明。

发明成功了,推广又得从头做起,从零开始。这本不该是王永民的事,他的任务就是发明,但王永明又一个人上路了。王永民就是这样一个人,从来不怕从头开始,从初心做起。1984年,王永民带着一台PC机来到了北京,在CC DOS作者严援朝的帮助下,将王码五笔字型移植到了PC上。王永民在府右街135号中央统战部的地下室7号房间,一住就是两年。一天七元房钱,他都出不起。但是推广五笔字型必须在北京,推广的方法是一个部委接一个部委地讲五笔字型,虽然不少部委在自己的机器上移植了五笔字型,但大批人员需要培训。王永民到处去讲,免费讲,谁要他去他都去,中午有饭去,中午没饭也去;讲三天行,讲五天也行。又是一颗“初心”打天下,住在北京府右街135号地下室两年,王永民一共100多次到有关部委、大学推介自己的五笔字型输入法。正当王永民在地下室受穷的时候,DEC掏出20万美元购买了五笔字型专利使用权。1987年3月6日,王永民从地下室搬到了中关村远望楼宾馆,王码电脑公司成立,同年五笔字型获1987年中国发明展金奖。1992年,王码公司收入达到1000万元。

而王永民初心不改,依然经常打的上班,保持着乡村朴素本色。

1994年4月的一天,王永民打“面的”到位于中关村试验区大楼的公司上班,当司机得知王永民是去王码公司时禁不住跟王永民聊起来:王码公司可有名了!王码是上亿元资产的大公司,公司的老板坐的是凯迪拉克。王永民问司机:你认识吗?司机回答:电脑键盘错乱我不认识,只听说是位河南来的发明家,很有本事。

王永民告诉司机:我就是王永民。我没有凯迪拉克,一辆桑塔纳开了六年,大修去了,我常常打的。怕司机不信,王永民用的是正宗河南乡音,北京的面的司机见多识广,看了王永民一眼,明白是开玩笑,没太当回事,也没反驳,只说您真逗,说话声音还真像。王永民却是认真的,递过去一张名片。北京的面的司机就是这样,为人痛快豪爽,一扭方向盘,立刻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,双手握住王永民的手,激动地连声说:我太荣幸了,我太荣幸了!做梦也没想到我这面的会拉您这样的大老板,拉的真是大老板,大发明家!

司机没有开玩笑,虽然他爱开玩笑。第二天,这位家住石景山的司机带着老婆孩子到王码公司,还带来一封信,信中还夹着十元钱。他在信中说:尊敬的王教授,您是名人,您还坐面的,真了不起!您使我改变了对有真本事人的看法。十元车费还给您,我永远记住您,向您学习!

王永民的初心同样得到了老百姓的回应。

感动了别人,更坚信了自己。

手记十:汉字精神

五笔字型无疑是中关村的一个节点,当年,20世纪90年代初电脑刚刚兴起,在我的印象中,不会五笔输入就等于不会用电脑,电脑与五笔字型是不可分的,它们简直就是一起到来的。那时刚有瀛海威,还没有新浪、搜狐、网易,那时上网不是主要的,主要是文字处理。即便如此已觉得非常现代、神奇,当我用键盘敲出第一个字时我觉得一下跨越了五千年,成为一个真正的现代人。我相信这样的感受不只我一个人有,代表了许多人。当时虽然已有了拼音输入,但一点不新鲜,我觉得拼音与书写从根本上是两回事。五笔字型和我们小时候学写字的原理差不多,都是一笔一画,把汉字拆成一个一个字根,颇有点“国粹”的味道。神奇之处也正在这里:在电脑上可以“写”出古老的汉字,这点足够神奇。

汉字是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字,是中华文明的象征。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时时处处都能见到汉字的身影,可以说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汉字。王永民五笔字型输入法的历史意义在于,相比其他输入法,它更能保留汉字精神及其原始气息(笔画),不仅如此,它还冲破了当时国内汉字形码快速输入须借助大键盘的思想束缚,首创了26键标准键盘形码输入,与西文键盘同步。很难想象今天我们使用的PC机上另配上一个汉字大键盘,王永民的发明避免了中国PC键盘的畸形。

现在许多人依然坚持用五笔,世界上著名的微软、IBM、惠普、CASIO等公司,都购买了王码的专利使用权。五笔字型也在改进,在数字化。特别让人欣喜的是近年王码又有了重大创新,其发明并设计的“王码键字通”是“数字王码+电子字典+光学鼠标”三合一的原始创新,内装王码芯片,可以简繁照打能互换,汉英互译会发声,处理简繁汉字27533个,完全符合国家GB18030这一强制性标准,体现着汉字的活力,汉字的精神。

我一直在用五笔,我清楚地知道Y代表一点,G代表一横,J代表一竖,W是单立人,从抽象的拉丁字母,到具象的原始笔画,再到完成一个古老的汉字,这个综合的过程在具备拉丁字母“工具理性”的同时,保持了原始的感性,体认了中国文化的包容性、再生能力,有时真是让人惊叹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